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文轶的博客

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囚徒

 
 
 

日志

 
 
关于我

朱文轶。1978年11月生。现任千橡集团猫扑网助理总编辑。曾任知名媒体《三联生活周刊》主笔、资深主笔。 已经出版作品:《进城1949》(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断裂的乡土》(读书生活新知三联书店)等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贝贝的二三事  

2006-05-19 14:4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认识两个贝贝。一个是同事吴妈的表妹,南航的一名美丽空姐,吴妈攒的局在三里屯的一家酒吧一起喝过次酒。那回,我好像建议吴妈别做记者也转做空姐罢。这样未来我跟人讲起就可以说某个艳烛酩酊灯火空阔的夜晚我和两个空姐对酌。那是多风月的场面。后来想会不会偶而在南航的班机上碰到她,却未能如愿。

    另一个贝贝,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面,不过我在读书时候和刚来北京的许多个黯然神伤的夜里,和她褒过长话粥,她是重庆女孩儿,声音美好而妖冶,尤其是说四川话的时候,曲曲折折得动听,像聊斋里面常说的“忽入荒草而没”的狐仙,在隐没夜色留一方紫巾于树上前,吟唱“玄夜凄风却倒吹,流萤惹草复沾帏……”。

    她当时在上海一家私人公司上班,她在电话里说晚上老板不在,她一个人会在办公室的大玻璃窗前光脚舞蹈。我工作的地方是在安贞大厦最顶层的小阁楼里,也有几面大的落地大窗,晚上夜幕静落时成了镜子。我就觉得有个女子在我身边舞蹈。我说她像一个幽灵,能穿越时空。她在深更半夜不可遏止地大笑。我说她是个疯婆子。她说她边跳还披头散发。我说她是个女鬼。她笑的时候,我也笑。其实我内心并不快乐,我那时正被一场痛苦的感情困扰。那个空间里陌生的对答和声音只是解开一个个失落夜晚,通往黎明的手续。

  我自己一直喜欢《聊斋》。总有一个书生,“移居泗水之滨,斋临旷野,墙外多古墓……”,也总有一个艳鬼。我觉得那些女鬼的故事都特别美,所以我记住的大部分是以女主人公的名字命名的那些篇目,什么《娇娜》、《辛十四娘》、《红玉》,更喜欢《聂小倩》。当然我觉得更美的是,故事里那些根本并不存在于世间的女性进入男性世界的那种方式,有着不可言说的神秘,冒然、挑畔、又对男性的欲望一针见血。

  这个贝贝是我的大学同学胖子五六年以前在一个叫ENET网站的网络聊天室引荐给我的,在这个聊天室里我还认识了一个叫“洋井”的蒙古女孩,算是我仅有的两个网友。当时我还有个私人论坛,大家会在那个论坛上发些稀奇古怪的留言。

  后来让我曾经深刻的那段感情逐渐稀释了,那个论坛也荒弃不用了,这个贝贝也没了音讯,和所有意外出现的陌生人一样又意外消失了。昨天我从青藏线上回到北京,打开很久不上的博客居然发现了这个贝贝的一句留言,还是那么神神叨叨不着四六。一想都四年了。大家不玩聊天室、不玩论坛,改玩博客了。我有次在飞机上翻直投杂志时还看到,四年前我们聊天的那个叫“硅谷动力”的网站,是百度搜索的第一个客户,据说李彦宏当年费老了劲才找到这个名气不大的专业网站使用他的搜索引擎。四年后,这家网站不知道还在不在,百度早上市了,变得那么大名鼎鼎,李彦宏成亿万富翁了。

   (这次去青藏线到了4700海拔的高度,离唐古拉山口的最高处还有500米,想在那里跟小小打电话,却没有信号.只有下山后给她发了短信,说风光无限,一路激动)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