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文轶的博客

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囚徒

 
 
 

日志

 
 
关于我

朱文轶。1978年11月生。现任千橡集团猫扑网助理总编辑。曾任知名媒体《三联生活周刊》主笔、资深主笔。 已经出版作品:《进城1949》(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断裂的乡土》(读书生活新知三联书店)等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两地书之三  

2006-03-24 16:2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月6日·巴黎
小猪:
    好拉,你去睡觉拉,我开始写第二个白天。

    蒙马特高地,我一直觉得这个名字来源于一场战争,因为蒙马特总让我想起二战将军蒙哥马利。其实高地主要是巴黎艺术家的聚居地,很多不是特别得志的画家,音乐家,行为艺术者聚居在这里,集腋成裘,就使这里充满了著名的艺术名气。

    我们先到了圣心教堂教堂前有两段台阶,从这里也可以俯瞰巴黎。这里看到的城市更象人间,房屋都摩肩擦踵,非常密集。我发现巴黎总给人这样视觉的落差,从高处看,会觉得房屋多得有些拥挤,可是走到城市中间,又会觉得所有的街道,屋舍的距离,都刚刚好。

    台阶下面还有一个小小的广场,更象一个观景台,有一位音乐家在拉竖琴,撑着一柄兰色的方形布伞,收钱的铁盒上面还摆着两张自己录制的CD,叫价15欧,相当于国内买一张正版古典音乐碟的价格。

    我想说的是,坐在台阶上听竖琴的时刻,是我有生以来想得起的,明显感觉到幸福的时刻。真的,你想想哦,在巴黎瓦蓝瓦蓝的晴空之下,上面是庄严柔和的圣心教堂,下面是淡黄色的城市,周围游客不多也不少,说话声也刚刚好,不显得冷清,也不会吵闹,倒是游客往铁盒里扔钱的声音,裎裎的有些惊人。竖琴拨的是我们很熟悉的小品曲,阿尔罕布拉宫的回忆,我当时就想,如果身边是意气相投的人,这个时刻就完美了。

    翻译催着我们一起进了圣心教堂,圣心指的是耶稣的心。这是一个拜占庭式的建筑,屋顶都是圆形的,没有哥特建筑那样阴暗和咄咄逼人,大厅里留了很大一块面积给做弥撒的教徒。我们去的时候刚赶上一场弥撒,听到了修女唱诗班的高中低音大合唱,突然想起修女也疯狂,好想再看一遍。

    歌声非常美,弥撒总是唱一会再朗读一会,然后再接着唱,有一次重新开唱的时候,是一个修女先独唱,声音就象春天时候,黄莺从山谷里拔地而起的第一声,你真会觉得,这就是跟神讲话的声音。

    弥散中间会不停的朗读新约旧约,新约必须由神父朗读,旧约则可以由普通市民去代读。能成为这样的市民代表也是件很光荣的事,估计也要经过海选。

    我比较喜欢圣心教堂看到的弥撒。昨天在巴黎圣母院看到教徒是在阴暗中比较静默的和神交流,圣心教堂看到的弥散却光明柔和,又平民又神圣,我觉得这应该是宗教比较健康合理的状态吧。弥散台下的第一排站了一圈女童军,拿着经书做小和尚念经状,东张西望的对着游客嬉笑。好象小孩子总是无所畏惧。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