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文轶的博客

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囚徒

 
 
 

日志

 
 
关于我

朱文轶。1978年11月生。现任千橡集团猫扑网助理总编辑。曾任知名媒体《三联生活周刊》主笔、资深主笔。 已经出版作品:《进城1949》(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断裂的乡土》(读书生活新知三联书店)等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两地书之二  

2006-03-20 12:2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月5日·巴黎
小猪:
    今天巴黎比昨天更冷,我疯狂地想吃又麻又辣的川菜。吃了一肚子的生肉和牛角面包,感觉肚子空空的饿得慌,而且想吐。

    但是巴黎在白天显出了一点城市的真相。我觉得我刷一下又疯狂地热爱它了。这个城市给人的好感是很难言说的。早上我们去了香榭里舍大街以及尽头的凯旋门。星期六,天气极冷,街上没什么人,很安静,巴黎人都大都在家里或者咖啡馆,不会在很冷的冬天赶着来到此一游,只有景点边散布了很多撮游客。其中有一个韩国团。所有团员在凯旋门那里合影,就象我们照毕业照一样,第一排的人蹲着,第二排半蹲,第三排站着。笑死了。

    凯旋门很高大,但是杵在街中间很不真实,象一坨很大的积木。但是站在凯旋门中间,会发现它就象这个城市的中枢,以它为圆心,均匀散布了12条街道,往城市里延伸进去。发现了这个之后,一下子觉得凯旋门很牛拉,整个巴黎以它为中心展开呢。

    埃菲尔铁塔里的温度很低,可是从制高处望出去,就会看到城市的伟大。城市是平整古旧的淡黄色,因为至少都有100年的历史,动辄就是12世纪,中世纪。而且最高的建筑好象都不超过9层,在黄色尽头,有两片深绿色的地带,是城市东西两端的森林。正中心就是塞纳河,我没法描述清楚我所看到的,如果你站在铁塔上俯瞰,你肯定也会赞叹,这是一个伟大的、古老的、有生命的城市。关键是会让你有信心,人类并不总是破坏,其实,我们也可以聚集,繁衍,建设,几十代后,就会有一个美丽的城市的灵魂。

    然后我们去了拉丁区。这一路的好又没法说。就是那种遍地咖啡馆,书店,还有各种各样小店的窄街,街边学生教授的穿着还是有中世纪学堂的古风,我们先看到的是先贤祠,居里夫人等等老科学家,对人类有益的人们,尸骨都在这个旧教堂里。旁边就是拉丁区的一个中世纪图书馆。虽然很冷,可是馆外还是排起了等待入馆的长队。

    翻译带我们去了最正宗的索邦大学。刚好赶上学校颁发不知什么学位的毕业证书,有两个胖胖的老头守在门口,有证件的(大概就是要进去领证书或者颁证书的人才有)才可以进。翻译亮出外交部的身份才带我们进去。好奇怪的是,进来的大多都是些老头老太太,步态蹒跚,有的都站不稳了。据说还是这个学校的资深教授。

    这个学校里最漂亮的一笔是我们看到了巴黎唯一一所圆心的教室。还是生于中世纪。教室的规格和摆设跟教堂很象,非常肃穆庄严。上面是穹顶,周围有雕塑和圣母圣灵的壁画。现在的孩子们还是在这里上课,有古意得让人艳羡。这么知名古老的大学仍然很小,顶多有中国大学的一两栋教学楼那么大。我们在学校的布告栏里看到了中国教授的照片和讲座通知。是40年代流落过去,在是法兰西很受尊敬的中国文化专家和书法家。翻译是巴黎东方语言学院毕业的,听过他的课,说起来都好尊敬崇拜的样子。巴黎读大学就象我们读小学一样,不考试,只是要选择离家比较近的学校入读。那些家住拉丁区以及附近的孩子真是美死了。

    拉丁区和巴黎圣母院之间的路越来越窄两个人并排都有点挤,两边都是小餐馆,橱窗里挤满拼盘很漂亮的大虾、蔬菜、奶酪、咸肉。老板和高帽子厨师都站在玻璃门后吹着口哨拉客,可热闹了。巴黎圣母院呢,里面是所有宗教都需要的那种暗暗的氛围,让人说话都怯怯的。教堂大厅中间的木椅上,坐着做礼拜的教徒。旁边一圈是各类小教堂,有点象中国寺庙,正殿的大菩萨外,还有很多侧殿,供着很多二线的菩萨,也有做礼拜的小教堂,但是感觉比大厅的礼拜更正式,人们都跪着,虔诚的唱诗。教堂里还有一张桌子面前立着BOOK LIFE的牌子,桌子上有几个大本子,翻译说你可以写下你的愿望,然后神父带领教徒们做礼拜的时候,就会把本子上世人的愿望总结一下,带领教徒们为这些愿望祷告。我来巴黎的时候说了要帮朋友许愿,让她这次可以生一个健康漂亮的孩子,于是就把这个愿望写在本子上了。怕圣母看不懂,还用了英文,然后花2欧元,为这个愿望点了一根蜡烛。巴黎圣母院最著名的彩色玻璃就跟新装上的一样干净漂亮,可是据翻译说,这些都是正宗12世纪的玻璃,没有换过,只是二战的时候为了怕被德军炸,就一块一块卸下来,装进地库,解放后才又重新装上,至今未变。

    接下来是巴黎的第四区,这也是巴黎的一个老贵族区,雨果以前就住这里。司机带我们去那里的一个小广场,一点都没什么意外,就是象画一样的静谧美丽。跟整个巴黎一样。巴黎的博物馆真是特别多。几步就有一个,船舶的、军事的、农业的、还有各种私人收藏的,历史所有的陈渣碎屑,都被巴黎人收进一间旧屋子里摆起来。

    这里也堵车堵得厉害,而且车还经常蹭来蹭去的。我们的车就被后面的车追尾了,我们司机下车理论,后面的车主居然还更火暴,我们正说要下车帮忙,结果翻译很平静的说,巴黎人都这样,经常撞,而且一撞就火大,也不管是谁撞谁。另一个很搞笑的事情:街边停满了车,但是很多车的车头都贴着前一辆的车屁股停,挨得紧紧的,真不知道启动的时候会蹭成什么样。堵车的时候才发现,巴黎好多车,还是不错的车,奥迪之类的,车屁股都撞瘪进去一大块。

    好拉。这就是这一天的流水帐。明天会去蒙马特高地,还有卢浮宫。要是以后我们可以一起来这个城市,我就可以当你的导游了。我觉得,巴黎可适合两个人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