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文轶的博客

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囚徒

 
 
 

日志

 
 
关于我

朱文轶。1978年11月生。现任千橡集团猫扑网助理总编辑。曾任知名媒体《三联生活周刊》主笔、资深主笔。 已经出版作品:《进城1949》(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断裂的乡土》(读书生活新知三联书店)等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两地书之一  

2006-03-19 13:2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欧洲是我一心想去的地方,只是到现在还未能如愿,去俄罗斯也就和它擦了个边。所以小小去法国,我让她一定给我写信回来,讲讲她的旅途)

3月4日·巴黎
小猪:
    现在这边是十点左右,北京是5点。我住在塞纳河左岸的一个旅馆里,叫KK。这里是巴黎的第七区,翻译说是比较高档的一个区,所有的建筑都很矮,猩红的窗幔衬着细长的窗户,外面围了一圈窄窄的雕花铁栏杆,在楼下看就觉得很欧洲的样子。除此之外我就没感觉到什么特别了,好象是走在上海的一条旧租界,只是马路宽了一点。

    我们刚刚散步散到塞纳河左岸和右岸分界的那坐桥边,遥望了一下桥对面的香榭里舍和凯旋门,就急急回旅馆了。因为很冷。街上都没什么人,街道并不干净,尤其是地铁出口的地方,堆满了烟头,好象是吸烟区一样。街边有一个书店,摆得象家里的书架一样,还有一个中国的专柜,挂了几支象拂尘一样的大毛笔。摆在最显眼位置的书,封面居然是一幅春宫图。

    其他就没什么好玩的。巴黎也是阴阴冷冷的。好象对这次的旅行不是很兴奋,到了这个城市之后也不兴奋和好奇,我想可能和同伴有关吧,还没有熟到发现他们的有趣。

    不过高兴的是住的地方离拉丁区,步行也只需要十分钟,这是我一直想去的地方。以前川大的培根路,就被称为可以比肩巴黎的拉丁区哦。5:30了。北京的天已经开始亮了。我也睡觉了,晚安。

3月4日·北京
小啊:
    你应该刚起床吧。

    昨天晚上看完了《乔家大院》。然后想你应该差不多到巴黎了,不停地看手机,短信都是新浪头条新闻的,很失望,就用手机给你发了一个,还是呼唤了一下“胖啊”,可是发不过去,可能是网路的问题。想出去外面跑会儿步,看时间又太晚。

    今天早上把跑步补上了。边听音乐边跑了二十分钟,出身汗回来洗个澡,精神果真不一样。以后看来我们要坚持。回来看还是没你短信,开始做饭,一个人,就炒个蕃茄鸡蛋,一碗米饭对付了。吃饭的时候才想到你说会给我写信,忙开电脑收信。果然有,便赶忙吃完饭过来回信。

    北京的第七区也是最牛的啊。当年北平解放后的行政区划中,第七区的范围东起东单和崇文门,西到西单和宣武门,南到城墙,北到长安街,天安门广场刚好处在第七区的中心位置。你说“没感觉到什么特别的”。我出去的几次也这样。在那里老觉得是在国内,心里总把那些个街街道道跟某个生活过的城市比,以为只是路牌上的文字掉了个个儿,回国之后,看着那些宽阔马路,却又总以为自己还身处异国,也就是广告牌上的字换成了中文而已。这种空间错觉是不是跟时差有关。不过如今城市也的确趋同得历害。
    
    巴黎是出了不少中国的春宫画。有种说法是,中国最好的春宫图都在西方。老外认为这就是中国的人体画。比较好玩的是,中国人画这玩意,一点不写生,比例结构都不对,但动作模式是完全对的。一根线条一路画过去。所以我觉得中国人当年画这个完全是实用主义的。可老外把它当艺术了,还喜欢得不得了。
  
    出去玩是不能有功利心的,越是对一个地方抱期望越是要失望。我至今对彼得堡最好的记忆,是几个人在涅瓦河边闲逛的时候,几只白色的水鸟像纸片一样均匀地划过水面,离我们那么那么近,那种轻薄的力量打动人心。所以对旅途最美的记忆都是瞬间的。我觉得再美的地方,你去一次也难以记住它的全貌,而记住的往往是如同那纸片一般轻逸的一刻。巴黎那么好的城市,会让你有惊喜的。

    我这周的稿子还没动笔呢。祝巴黎的天气日渐晴朗。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