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文轶的博客

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囚徒

 
 
 

日志

 
 
关于我

朱文轶。1978年11月生。现任千橡集团猫扑网助理总编辑。曾任知名媒体《三联生活周刊》主笔、资深主笔。 已经出版作品:《进城1949》(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断裂的乡土》(读书生活新知三联书店)等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软弱  

2006-01-18 01:0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天临睡前,泡了杯铁观音,比咖啡劲还猛,翻来覆去睡不着。只能一直睁着眼睛看床头绛色的幕幔想一些小事。生活中有这么一些事,你抓住了,它就成了熠熠生辉的细节,你让它滑过了,它就无影无踪,成了你记忆缝隙里的碎片。比如,一天我们一大早把车开去洗车房,我们下车站在寒风中等待那些工人干活,她忽然侧着身子靠我更近了一点,脸上掠过一抹察觉不到的温存。我半开玩笑说你是不是想起我的什么好了。她只笑不语。

    就这样。这件事就这么过了,几秒钟。简单得不必向谁提起。可我就有了享受一天的胜利感,这感觉和事情本身一样微妙。

    有一天,她问我信不信许愿这回事。我说说不上。她就一脸虔诚地说她前年许的三个愿望实现了两个,她说是前年我还在斯里兰卡的时候一个北京阳光灿烂的午后许的。第一个是要搬离她当时住厌的百万庄南街12号,到一个有蓝的天,红的墙,绿的树的地方。结果去年我装修,为了给我提供临时住宿,她四处找房子搬家,东找西找最终落听的地方刚好在雍和宫附近,正应了“蓝的天,红的墙,绿的树”的愿。第二个愿望她说和我有关,反正也实现了。

    去年夏天的一个晚上,我们踩着酒在国子监街上的树叶月影,沿着雍和宫铁红的墙一直往前走。那个晚上,她也像那天一样“忽然侧着身子靠我更近了一点”。

    我问她最后没有实现的愿望是什么?她说她原来希望自己去年可以摆脱软弱的情绪。

    她的软弱和快乐一样,不大跟我说的。以至于,我总认为和她比起来,软弱的那个其实是我。

    我见过她软弱的时候。一点看不出神情落陌,就是一个人抱着吉它弹罗大佑的歌。

    我问她为什么还是会被这种情绪占据。她说说不上。她说她也不知道,“软弱不是针对一个具体的事件,也不是某个时刻突然出现,它是一种很大的,能控制你的东西”。

    她这样软弱的时候我总束手无策。我坐在一旁无从打断她的弹奏。我只有在她生日的清晨开车去后海买一束玫瑰再把她从睡梦里叫醒把花交给她,告诉她她的一切我始终在认真倾听。

    就这样。

    我们都有着始终控制着我们的软弱,我们不约而同开始怜悯和体恤对方的软弱时,它就成了强大。

    (今天中午的飞机飞成都了,她也有采访去成都,比我先到。她说要带我吃遍那里)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