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文轶的博客

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囚徒

 
 
 

日志

 
 
关于我

朱文轶。1978年11月生。现任千橡集团猫扑网助理总编辑。曾任知名媒体《三联生活周刊》主笔、资深主笔。 已经出版作品:《进城1949》(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断裂的乡土》(读书生活新知三联书店)等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熟悉  

2005-12-11 22:0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午和小小吃海鲜去了。碰上一对新人的婚宴。小小吃着炭烤生蚝突然问我要是我结婚会不会大张旗鼓。我说为什么说是“我”,和你没关吗?她就很诡异地一笑,“给你留条退路嘛。”她总这么“善解人意”,我反倒也要更显出些“金粉金沙下深埋的宁静”来了。

    我说是这样的,我觉得结婚这档子事要么就弄得呼风唤雨,倾国倾城,华美绝伦,惊世骇俗,艳不惊人死不休,可我们是一介平民,怎么摆谱也摆不出人家阿汤哥那份儿来,不如寂寞一点婉约一点关起门做些“陪娘子看月亮”的事。我知道以她凡事不事张扬的作风这个回答肯定是满意的。

    她刚从南京回来。我们老是这样失之交臂。我去哈尔滨的时候她在家无所事事,我一回北京她就出差。最后我忍痛割舍一周的稿费,在家歇着,专门等她从南京回来。“要不我们快半个世纪不见了”,我说。

    她带着一身南方的烟雨回来了。她简直用爱不释手来形容那里。我知道她说的是南京的梧桐和梧桐掩下慢条斯里的道路。她迫不及待地跟我讲,她又去了5年前去的明孝陵,反反复复在石象路上走。她说,两边的动物,最可爱的是叫獬豸。我一言不发地笑着看她搬弄自己屈指可数的历史。她也像我说过的“说书人”。城市和历史用她的语气描述出来就像一根根冰糖葫芦串成的童话。她说,那种长着独角的怪兽,据说可以分辨忠奸,两人相争,他会用独角去顶恶的一方。“石象路上的雕塑都比较粗线条,獬豸的表情都被雕得好象在偷笑。我就想啊,是朱元璋或者是他的儿子走在这条祭祖的道上,净水泼地,红绫铺道,天下肃穆,结果獬豸却在路边忍不住的偷偷笑起来”,她说,“可爱死了”。

    后来小小走累了,就到路旁的一个“大大大大”的草坪上坐了一会。“大大大大”也是她口述的,她就像形容泡泡糖那样形容那片好像她从来也没见过的宽阔的草坪。她说,秋天当然是寒烟衰草凝绿,但是在暖暖的阳光下,却没有衰败破落的萧条。草坪的尽头是一排青山,实在可以想到好多的词,“平芜尽处是青山”,或者“青山隐隐水迢迢”之类的。她还看见在青山的轮廓边盘旋而过的一小群一小群的飞鸟,她说那时候她一直在想,“山抹微云,天粘衰草,画角声断谯门”。

    我听她讲得都睡着了。打了个盹醒来发现,她张着大眼睛正望着我。她说“我好希望有一天看着你突然觉得你好熟”。我说,现在不熟吗?她说,现在的“熟”是一眼看到你就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我们怎么认识的是怎么一步一步到现在的。想了会儿,她又说,我要的是,第一眼就很熟不是为了熟而熟的熟反正是没有来由的熟。她支唔了半天说“说了你也不懂”。

    她要说的是忘掉前世的今生?还是忘掉今生的来世?我还真不懂了。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