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文轶的博客

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囚徒

 
 
 

日志

 
 
关于我

朱文轶。1978年11月生。现任千橡集团猫扑网助理总编辑。曾任知名媒体《三联生活周刊》主笔、资深主笔。 已经出版作品:《进城1949》(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断裂的乡土》(读书生活新知三联书店)等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就这样被自己征服  

2005-12-05 22:5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二十岁的时候就恨不得说三十岁的时候一定要找到可以为之终生的事业。言下之意,三十岁还茫然无助,不知道为什么而活,那就等于残了。这个念头压根就不是我想出来的,它好像是别人要求的,是社会赋予的,是大规则规制的。我们一点选择权都没有。我们就这样按照大多数人的逻辑思考,毫无主动可言。眼看,再晃一晃,真就要奔三了。我还在做记者。可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它算不算是一个职业。这真是我要为之终生的事业吗?

    我们看起来是多么的自由。我们不用再为一箪米而折腰了,我们可以不用顶着“糟糠之妻不下堂”的道德正确尽管去再婚二婚甚至三婚了,我们有那么多物质和审美的选择,连与众不同的性取向都能公开了。可每当我们想放弃诺言,想更换职业,想在一个周末关掉手机等等等等,你又发现,你哪里有什么选择。你面前分明是华山一条路。我现在特信马尔库塞的那句话了。他说,自由对绝大多数人来说是毫无裨益的,因为无论是工作还是挨饿的自由,都只会导致劳苦、不安或恐惧。尽管物质泛滥让一切都可以不再从一而终,它使社会越来越呈现出一种麻醉人的快乐幸福的技术面貌,但自由本身也是一种有力的统治手段。它征服了社会的离心力量,建立起“新的、更有效和更赏心悦目的社会控制和社会调节形式”。

    比起以前分崩离析、需要强权者去统一的社会形态,我们现在更一致了。我们出奇地被高度统一在种种用排名用指标来衡量的技术繁荣之下。我们也用它们来要求自己的内心去遵循。

    连我们的梦想都大同小异了。就这样被自己征服。

    马尔库塞概括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总体特征是“由于当今意识形态处于生产过程本身之中,发达工业社会比它的前身更意识形态化。”这不正是描述我们所处的环境吗?你都没有思考过,你就有了光荣和梦想。“三十而立”、“功成名就”在新语境下有了新的内容在控制人们的幸福和未来。我们周遭的意识形态有多强大。

    人生毫无定数是件可怕的事,一成不变同样让人厌倦。大多数人都在这两者间首鼠两难。他们才选择顺应社会,顺应它的压力取悦它的标准也共享它的福利。社会代表着多数人和一种服从多数的统治力,它总是朝秦暮楚,见异思迁,忽上忽下。顺应会让你更加无所适从。

    你要依赖社会给你自由给你荣誉,都会不靠谱。

    该放弃从别人那里获得信念、和坐标的指望吧。我要靠自我明确内心的目标和任务了。

    昨天哀伤春逝冬来引来许多好友关心。晚上攒成一顿饭局,在一家火锅店吃到刚才,开车回家。真是谢谢他们啊。还感谢访客403873 的理解,我的确是很“享受片刻的脆弱感”,某些时候它甚至让我陶醉。

    今天说起这些,是因为前段时间我在反思我的新闻态度,后来发觉它根源于我长久的生活态度。鸿谷同志以前说得很对,他说我总是在做“正确”的事。这种社会认定的“正确”鼓动着我努力让自己不和大多数人落拍,走在一部分人的前面,却也妨碍着我内心继续的进取和坚定。

    想起上回采访沁源车祸,和鸿谷老王一班飞机到的太原。晚上去宾馆的路上,走着走着,鸿谷突然对我说又似在自言自语,五年前的这一天他刚到北京。11月16日。那一天头顶的月亮正圆。清凉如西天的寒星。我走在那座自己曾到过四次的城市里,五年前北京的那个夜晚也许和这差不多。我又一次被他所感动。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