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文轶的博客

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囚徒

 
 
 

日志

 
 
关于我

朱文轶。1978年11月生。现任千橡集团猫扑网助理总编辑。曾任知名媒体《三联生活周刊》主笔、资深主笔。 已经出版作品:《进城1949》(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断裂的乡土》(读书生活新知三联书店)等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新闻的表述问题  

2005-11-21 21:2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期最后一次说说新闻。

    连续两个星期出差,真是有点人困马乏,从早点五点多交完稿一觉睡到现在。中间迷迷糊糊做过梦,也无非是和稿子有关的东西,睡眠中老觉得心急,好像稿子怎么写材料也不够,急着急着就说爬床上眯一会,便又睡了。出差的压力非与外人道。为什么我选择用出差来逼迫自己采访原因也在这里。反正到了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除了跟人交谈,你几乎没有第二条途径来认识这个陌生地。你像一个购物者,必须不停地往蓝子里放东西,你还不知道这些东西能不能做成菜,就只有不停地放。对我这样一个懒惰者非健谈者,有什么比这种外力推动自己结识世界更有效呢?

    沁源的采访材料最后还是淤出来了。我和二中校长、分管文教和农业口的赵副县长聊了一上午,关于基层财政的问题——也是我个人兴趣在此,足够5000字左右的材料,结果最后写稿全给舍弃了。我离开沁源的时候,老赵把我送到车站,把手机号留给了我,言辞有悲壮,“总得有人为这件事承担责任”。老赵是从长治下来煅炼的干部,当年长治市国家干部公开招聘考试的第一名,仕途挺好的。他说,死人了。对这个副县长,他也看淡了。

    沁源没什么可说的了,零零散散的报道很多,但没有一个是有哪怕一点感情在里面的。最多的是说村子里哭声震天。这不是感情这是猎奇,是对一桩惨祸的不恭。这样的一起事件,这么多条新闻,找不到任何感情。新闻做成这样太成问题了。我在医院跟那个叫刘静的女孩聊天,她腿上有伤还一脸笑容,睁着大眼睛问我要我包里关于网上报道的打印材料看。我拗不过她,给她了。看着看着她就哭,刚才还笑得那样灿烂。哭完她把材料给对床一个叫杨静的小胖女孩儿看,杨静把纸猛地抽过去,埋在被窝里看,接着哭得更响。刘静就一个劲地叫杨静名字,说别哭,咱不哭了。一副大人的口气。我一点也看不出她们是农村的孩子,可瞬间死去的20名孩子就命比纸薄?我们写作时,没有像这两个死里逃生的小女孩儿重阅灾难文字时的那种情感,又有何能力去记录这次事故?

    这是一个悲剧,可这里所有人都是受害者,他们都因此倾家荡产或者家破人亡。我不同情那个肇事司机,但也不愤恨他。他不过是一只为生活所迫的蚂蚱,系在一条让他身不由已的绳索上。而这条绳索上,所有应该去关心这些遇难者生命的机构,都在自己的框架下思考问题,照顾各自的饭碗。灾难发生之后又相互推诿。我们没有公共机构了。这恐怕是悲剧身后的大悲剧。以后,为“一已私利”也许更是天经地义。

    可我没有权利去责备任何人。我只能选择那个货车作为临时的主角。在最后稿件的导语里,我以晋D/13513的视角来结构叙述。在我看来,它是那个“私利”最具体的物化。人被物所驱使,一个财政困窘的小县城一个破旧的学校一个亡命奔劳的司机一个倾家荡产的车主几个不负责的交警一群无辜的孩子,成了悲剧的根源。甚至悲剧发生了,你无法愤怒,你根本找不到凶手。

    写作是我最近的一个瓶颈,我努力突破,却发现每次束缚越深。我对语言形式有固执的要求。尽管几个月后再去看几个月前的稿子往往会有不屑一顾的嫌弃,但每当我找不到一种形式时,我都无法让自己去结构内容。我总试图让自己进入一种流畅的故事叙述里去,在这样节奏的快感上,将材料驾轻就熟。这是我最理想的新闻表述状态。但它很久没有出现了。

    我们的新闻中仍然充斥着太多“XX年XX日,XX说”、“XX公司高层近日表示……”这样的陈辞滥调,作为工作文体它言简义赅,作为新闻它拒人于千里之外。另外,我本能地反感使用大段引文的写作,“……”,XX说,“……”,甚至长达一个段落。这种笨重而原始的材料使用方法毫无优美可言。它更像在完成作业而非在写作新闻。可我的自我要求似乎往往总要踮着脚才能够着——这让我每次写稿前有外人想象不到的紧张。另外,在找不到一种舒缓吞吐文字的感觉时,你的焦虑感会让你在稿件写作前止步,新闻的截稿是那样残忍,以至于你不得不妥协,大段大段使用引文至少能有效保证信息被记载保障文章通过生产线。

    这于我是一对特别尖锐的矛盾。比如写沁源,我特别渴望能写出一气呵成的稿子,这个结果就是让我不停地写开头又删开头,迟迟动不了笔。僵峙到凌晨十二点才写了几句话,我终于还是妥协了:许多地方还是使用了百字以上的引述——这是我能容忍的极限。我分出了三个附文——其实我多希望能把那些材料完好干净漂亮地使用到主文里,组成所谓“史诗性”的文字。还是没有让自己很满意。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