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文轶的博客

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囚徒

 
 
 

日志

 
 
关于我

朱文轶。1978年11月生。现任千橡集团猫扑网助理总编辑。曾任知名媒体《三联生活周刊》主笔、资深主笔。 已经出版作品:《进城1949》(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断裂的乡土》(读书生活新知三联书店)等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世上再无说书人  

2005-12-01 14:3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出差到东北,几乎每个出租车司机都在听单田芳。这两天在北京打车,车上也在放单田芳的评书。想想这个国家怎么说也有十分之一的人口都曾在愈来愈沉的暮色或者愈来愈亮的曦光里听过这个人在讲这个国家上下五千年的故事。我们真该为这个声音叫好。

    我童年为数不多的想象力几乎都在他的声音里了。我有单田芳情结,总认为只有他的声音才是说书人,老迈苍凉引人入胜富有天然的戏剧感。只有这样的声音才能握住时间的传说、岁月的神话。我们杂志做他封面的时候,我的确替这个老迈的声音捏了把汗,我怕他突然老去,世上再无说书人。

    昨天一天窝在太阳晒着的床上看书。再没有比这更惬意的事了。法国人写的《1860圆明园劫难》不好看,太像一本正经的资料片,史景迁强多了,能把历史等同于说书。我看德鲁克的《旁观者》,觉得那么多人认可和接受德鲁克的思想,是他也扮演了一个说书人的角色。他总能把最讳深最复杂的管理命题用最通俗市井的语言表达出来。他和说书一样,在《旁观者》里把他生活的那个时代从他身边经过的那些个狠角儿讲得抑扬顿挫,琐碎而有趣。他说他“从未认为哪个人特别无趣”,他说一个新英格兰小镇的银行家初看上去呆板无聊满嘴废话,可谈到扣子的演变史,说起这个小东西的发明、形状、材质、功能和用途,却让人大开眼界,炽热的情感直逼伟大的抒情诗人。他讲起那个跛脚又性格精鲁毫不妥协的赫姆,用弗洛伊德的弟子阿德勒的分析说“他的行为完全是由畸形身躯所引发的典型‘过度补偿’心理”;又说矛盾重重的弗洛伊德被人嘲笑,“如果病人爱上母亲,是因为患了病;反之,若他恨母亲,也是同样的精神病。不管什么病,原因都一样;不管原因为何,都是一样的病。治疗方法也相同:21小时的心理治疗,收费奥币50克朗”;他还说科技的游吟诗人麦克卢汉“在一夜间名满天下,接着出现在夜间脱口秀节目或是名人社交新闻中。想到这点,不禁令人扼腕——他的出现不再造成冲击,而带有娱乐的意味。”

   (昨天还把《杀破狼》看完了。不错,有点当年港产片黄金时代的味道了。动作朴实而不华丽,情节简单而不潦乱,很过瘾。只是‘父亲节’的想法有点刻意和做作了。)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