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文轶的博客

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囚徒

 
 
 

日志

 
 
关于我

朱文轶。1978年11月生。现任千橡集团猫扑网助理总编辑。曾任知名媒体《三联生活周刊》主笔、资深主笔。 已经出版作品:《进城1949》(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断裂的乡土》(读书生活新知三联书店)等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流放的若干个片断  

2005-11-29 15:4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之一
    博本来是日志,是写当天的事情的。可我不喜欢每日事每日毕。我们总是生活在对意义的追问之中的。一天结束,你并不知道当天这件事对你的意义是什么。也许一天之后,这件事才会影响你。也许一年之后,你发现那一天对你原来是那么重要。

    真实抑或虚构的意义,保证了我们充满断裂感的碎片式生活,在每个人的意识流里面完成重构。

    13日两个工人在松花江上游一个城市的一家大型石化企业下班,走的时候可能在说笑些什么,也可能是其它,他们忘了一套操作流程上的一个小细节。结果爆炸了。他们不知道,半个月后,这个小零件会在下游的另一个大城市哈尔滨引起那么大的骚动。生活就这么富有戏剧感。它总在不停地上演一幕幕戏,假得让你觉得跟真的一样。

    原来订的26晚上最后一班飞机回北京。可因为温家宝那天飞抵哈市,约在下午对哈尔滨市委书记杜宇新的专访只能推延到第二天。我把机票改签了。三个同事先回北京,我留守哈尔滨,完成对杜和哈市水务局局长的最后两个采访。

    他们一走,我这才有点感受到自己身处的这个危机之城了。宾馆的储水在前天就全部用完了,要去市政供水点的消防车里买水。我在房间要是需要用水,得打电话给服务员,他们会送来一热水瓶——这只是洗漱用水,以平时生活的用水量,它还不够洗把脸的。现在却要小心翼翼地把水倒进脸盆,分几次用。这点水更不够冲洗厕所了。我被告知,最好去五楼的一个公共厕所,宾馆实在没有办法保证每个房间都放置一盆水在那里。喝水的话,则要穿过一条街道,去店里买。

    事实可能没我说得这么麻烦,也没那么困难重重。就和说哈尔滨人的恐慌一样,亦真亦假。我们表达出来的现实往往是想象和真实的混和物。不过在我当时的感受中,的确是这样的。因为我在这个城市里感到孤单了。

之二
    好的新闻故事通常需要一个主角。而从宣传语式来看,主角是犯禁的。我们只能有一个主角。这个国家不允许有个人英雄主义。

    在一个明白人看来,只有自掘坟墓的人才会跳出来自称英雄。我更理解为什么我们不存在政治新闻了。哪怕是一个胜利的故事,一个有好结局的故事,在官方语序下,那些英雄也要躲在一个群体一个抽象的幕后。体制太强大了,它可以把人遮蔽到体无完肤。

    我回北京之后,给采访的一个哈尔滨副市长发了条短信,我说,“我真觉得,政治是门精确学问,而新闻是模糊的”。在现有体制里,官员和记者永远无法有彼此认同的时候。

之三
    终于回到家了。推开门满地的灰。可我想做的第一件事,是好好地泡个澡。太累了。

    27岁就这么在哈尔滨呼呼地过了。那些以前会记住这个日子的人不知道那一天会不会曾没曾想起我来。当然,我没理由总是去要求别人记住你。

    今年阳历生日和阴历生日连在一起。小小打了两个电话。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