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文轶的博客

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囚徒

 
 
 

日志

 
 
关于我

朱文轶。1978年11月生。现任千橡集团猫扑网助理总编辑。曾任知名媒体《三联生活周刊》主笔、资深主笔。 已经出版作品:《进城1949》(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断裂的乡土》(读书生活新知三联书店)等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步调——幸福的样子之七  

2005-11-20 12:1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她对感情的反应其实蛮迟钝的。所以有时候,我忧心我们步调不一。

    我忧心的是,我们的爱情半生不熟的时候,我不小心就走在她前头,不小心地走了老远老远,一回头,她还在原地。看过一部香港电视剧里,男人在雪地里踩出深遂的脚印,女人的小脚踩在他的脚印中间,一步一步紧随其后。对男人来说,倘若心里爱着那个女人,如果她踏着自己的脚印陪伴自己走过一程,已经是恩慈。这段戏浪漫进骨髓。可我看,男人,女人,一前一后,终究未必幸福,最好,却是两人牵着手,并肩而行。雪地里留下四列深浅不一的足迹,散发着坚硬而单纯的光晕。

    我曾经煞费苦心地跟她讲一个故事,说有个美国的电影叫“五十次初恋”,里面的女主角永远不记得前一天发生的事,男主角那样的爱着她,却不得不承受着每天重新一段初恋的周而复始,这是部喜剧,我说,再没有比这更悲凉的爱情了,因为没有什么比爱情这种东西更需要共同记忆。爱,由于并肩,由于扶持,由于积累。光有记,而没有被记,爱便成了一种极致的寂寥。我是站在她身后,眺着远处说的,我没有说为什么要跟她说这个故事。

    她一会儿到了同里,一会儿又到了西塘。我这个江浙人都闻所未闻的地方。她说,这些地方是新生代江南小镇的代表。我哦了一下,又听她轻声轻气地说,声音里填满了神往和追思,退思饼还和五年前一样的好吃,人却多多了,五年前她来过同里一回,那时退思园里静可听落叶,她给一个好朋友发传呼,朋友回过来的时候,很老的天井里只有她一个人,电话铃声像铜板丢在铁钵里那么响脆,震人心神。后来,她说,她在不同的地方会想到不一样的朋友,后来却不约而同都会想到我。

    我真不该忧心。

   “这些小镇都比不上丽江”,她说,我们真的去丽江吧。

    现在她正在火车上睡着,我告诉她晚上九点她会路过无锡站离我的家更近了。她快回北京的几天,这边飘了些雪,她坐在开着暖气的出租车里隔着车窗看着外面。车窗上满是霜花。她说,有点欢喜又有点难过。又想北京了,原来这么爱那里。我心里想,那是我们的城市。(2005.2.12)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