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文轶的博客

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囚徒

 
 
 

日志

 
 
关于我

朱文轶。1978年11月生。现任千橡集团猫扑网助理总编辑。曾任知名媒体《三联生活周刊》主笔、资深主笔。 已经出版作品:《进城1949》(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断裂的乡土》(读书生活新知三联书店)等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取暖——幸福的样子之五  

2005-11-15 23:0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她属蛇,到冬天手脚冰凉,我的手无时无刻不是热的。她在上海手冷了就想到我,打电话给我,叫我“亲爱的取暖器”。

    我问她,分开几天,是不是记不清我什么样子了?她不置可否,接着一本正经解释,有一个心理分析是这样说的,如果很想一个人但记不清他的样子,那就是真喜欢了,她刚想了想,我的样子反而更模糊,就这样。“但我在想你,这才是重点”。跟她打电话,她像想台词一样,恩,啊,哦,一句话里有很多语气词的后缀。

    恩阿了半天,她又认真地纠正了一下,其实她记得我的眉毛鼻子和嘴巴,“真的,想得好清楚”,“只是缺乏宏观的综合记忆”。“这倒能理解”,我说,因为越后来,说话时,眉毛、鼻子和嘴巴们会凑得越近了。可恶,这帮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家伙误导我们的记忆。她在电话那头呼呼地笑。她笑的时候一定还正用手在捋她的发,把卷卷的发梢拉得直直的贴在嘴唇边。她头发的下端是很多小小的发褶子,跟她小小的胖胖的手窝一样。有个好朋友曾盛赞过她的头发,问她,“为什么你头发下面能那么卷丫?”她很不在意地说,睡出来的贝。

    挂了电话她给我短信,说,第一夜做梦竟然是逃难,一晚上都在颠沛流离,上海下雨了,更冷了。这样潮湿阴冷的梦,我也做过,看来她是真不适应异乡的床枕。第一次跟她和几个好朋友K歌,听她唱的第一首是齐豫的《九月的高跟鞋》:“我和我的孤独,约在悄悄的悄悄的午夜,走过了一长串的从前,好像看了一场的烟火表演,绚丽迷乱耀眼短暂,还来不及叹息的时候,便已走得遥远”。我突然很想念齐豫的声音。雨打在夜色里的声音,听起来有如高跟鞋踩出的节拍。

    外头的雨无休无止,我们还是都在床上窝着。我们就这么一直聊着,好像说了整整一个冬天的话。(2005.2.6)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