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文轶的博客

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囚徒

 
 
 

日志

 
 
关于我

朱文轶。1978年11月生。现任千橡集团猫扑网助理总编辑。曾任知名媒体《三联生活周刊》主笔、资深主笔。 已经出版作品:《进城1949》(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断裂的乡土》(读书生活新知三联书店)等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六年前的眼神  

2005-11-06 20:1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晚上风起雾散,环路底下的纸屑塑料袋被风高高扬起,在车辆飞驰的环路桥上盘旋。我把车窗关了起来,听王菲的《乘客》。眼前这镜头用来表现颓废简直没得话说。怪不得AmericanBeauty在一场中年危机的幕头要让两个年轻人,坐在黑暗中,看白色的塑料袋在风中忽上忽下飘舞了足足15分钟,接着一个声音说,“我四十二岁,还有不到一年,就会死去,当然,那时候我还不知道, 不过就某种意义上说,我已经死去”。

   有风的时候,我挂在阳台上的那只从另一个城市带过来的风铃在毫不懈怠地叮呤作响。

   城市是貌似井然有序的,只有风起时才会发觉它的另一面,它不太干净,它错迭迷乱,它随时可能灰尘扑面。我们都是城市的附庸。随它一起华丽,随它一起躲藏,随它一起起波澜,随它在中年的时候一起生命臃肿,也丝毫没有半点察觉。

   这个城市到了一年里最难受的时候,天够冷暖气未至,一下午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看书冷到脚尖。晚上我从从衣柜里捧出大棉袄罩在身上,摸了下口袋,一边是几张名片,另一边是一只润唇膏和一枚五毛钱硬币。我不知道去年的什么时候把它们放在了这件衣服里。它们被关进了时间里,我再也没穿过那件衣服也就再也没看见过它们。很多东西就这样总是在你一点也想不起它们的情况下蹦出来。人和城市都挺大意的。有些时候,人们倒更依赖这些小物什提醒自己四季的更迭。

   大四毕业的时候同学黑皮和胖子说要弄段VCR,拍一拍校园,八个男生坐下来,说些话,配上点音乐。这部小短片剪出来了,每人都寄了一份。存在电脑里几年后不时看一看。六年前镜头的自己,怯怯的眼神,从不正视镜头说话。这眼神就像那些遗忘在去年冬天衣服里的小物什。多少年再翻出来,还是那样。

   (这段VCR的配音还是我配的,听过的人都说还不错,配音还真是我从小的一个梦想。只是真正的梦想好像都无从实现起。我得承认秋冬之交是我最脆弱的时候,怀念学校东门外的排档和东六楼的窗影和清冷的天气。晚上接着看《纽约时报100年》)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