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文轶的博客

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囚徒

 
 
 

日志

 
 
关于我

朱文轶。1978年11月生。现任千橡集团猫扑网助理总编辑。曾任知名媒体《三联生活周刊》主笔、资深主笔。 已经出版作品:《进城1949》(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断裂的乡土》(读书生活新知三联书店)等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他人理解的苦难  

2005-11-03 00:1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大一生日,同宿舍的同学崔林给我的礼物是余华的《活着》。我真正意义上认真读完的第一本小说。

    刚才在余华的博客上看到一段话,转过来:

    “我曾经以作者的身份议论过福贵的人生。一些意大利的中学生向我提出了一个十分有益的问题:‘为什么您的小说《活着》在那样一种极端的环境中还要讲生活而不是幸存?生活和幸存之间轻微的分界在哪里?’

    我的回答是这样的:‘在中国,对于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来说,生活和幸存就是一枚分币的两面,它们之间轻微的分界在于方向的不同。对《活着》而言,生活是一个人对自己经历的感受,而幸存往往是旁观者对别人经历的看法。《活着》中的福贵虽然历经苦难,但是他是在讲述自己故事。我用的是第一人称的叙述,福贵的讲述里不需要别人的看法,只需要他自己的感受,所以他讲述的是生活。如果用第三人称来叙述,如果有了旁人的看法,那么福贵在读者的眼中就会是一个苦难中的幸存者。’

    出于上述的理由,我在其他的时候也重复了这样的观点。我说在旁人眼中福贵的一生是苦熬的一生;可是对于福贵自己,我相信他更多地感受到了幸福。于是那些意大利中学生的祖先,伟大的贺拉斯警告我:‘人的幸福要等到最后,在他生前和葬礼前,无人有权说他幸福。’”

    几年后做了新闻这一行。我曾经也这样想过:我们无权帮别人理解痛苦。太多的报道是出于怜悯出于善良也可能是出于矫情,去帮别人理解痛苦,所以文字往往是那么不真诚。我们的责任是倾听别人的生活进入别人的内心忠诚地理解对方。

    做新闻的几年,我却少有这样的机会。

    晚上看刚买的一本书罗伯特·卡帕的战地摄影手记《失焦》,看到现在,很好看。卡帕就是那个拍出一个战士中弹将要倒下那一刻的照片的记者,一个让人由衷致敬的战地记者。这本书是他写自己二战期间的采访故事,书里有段写道他误入雷区的经历,“我没有跳,也没有动,我不敢做任何事......我不敢踩着原来的脚印回去,因为那些第一次没有引爆的地雷很可能这一次就会改变主意。我命令司机马上开车去找个找雷员回来。我的裤子掉了下来。我当时就是那个样子,一个人站在空旷无声的沙漠里面对死亡,像被钉住了一样一动不动,背后是该死的仙人掌。这样的死法,就连墓志铭都不堪登大雅之堂。”他出生入死,几次侥幸逃生。41岁,按中国新闻机制早该是个官僚的罗伯特志愿去越南战场,最后触雷身亡。也许这是最荣幸的死亡。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