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文轶的博客

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囚徒

 
 
 

日志

 
 
关于我

朱文轶。1978年11月生。现任千橡集团猫扑网助理总编辑。曾任知名媒体《三联生活周刊》主笔、资深主笔。 已经出版作品:《进城1949》(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断裂的乡土》(读书生活新知三联书店)等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礼物  

2005-05-27 16:2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午我把晾在阳台的橙色T恤取下来,闻了闻,被晒过的肥皂粉的味道和外面充盈的阳光很一致。我深深地吸了一鼻子,再穿在身上。她踮起脚晾衣服的身形和纤长的指影都影影绰绰地藏在这气息里面。

    我们都有些很古老的口味,比如喜欢来点小忧伤,比如喜欢闻一闻肥皂香。这是生活的礼物。这个时候才有细节的浓烈。

    杜拉斯这样说的,“当你发觉你爱上我的时候,你就进入了你自己”。有个同事采访一个台湾人,台湾人给他的邮件上附了句纪伯伦的诗句“这世界若没有爱你的心和你爱的心,你不过是颗飘荡的尘埃”。我于是想到了它们。

    上上周某天晚上在办公室玩很弱智的游戏,觉得过了很久,便低声唤了句“小小,几点了”。我从来不记时间,习惯身旁有个人随时询问一下。话说出口才醒过来,四顾周围。并没有她的身影。我在单位。她去上海了。

    过完一个悠长假期的后遗症,便是恍忽以为总在家里。她什么时候都是在我身边的。

    那些天就这样的。我在外屋看书,她在里屋上网,门轻掩了一道缝,隔会儿,我问一声,她就在门缝里尖尖地应一句。她还用高低不平的声调背诵晏殊的“燕子来时新社,梨花落后清明”。自己却就像词里那个“笑从双脸生”的女孩儿。

    上周某天晚上她打电话回来问我在干吗,我说在家看“蝎子爱”(注,CSI,某位美女作家的发音),她问干嘛一个人呆在家里没稿子做就出去玩玩啊?我说,哪舍得,离这个屋子远一步,就离你的气息远一尺。她莞尔,都好假,这种话也就尔康的水平。我们在电话里有一搭没一搭互诉衷肠了半天,突然她顿作惊悚状,“真的变了,以前我才不屑这些鸡零狗碎的话呢”。

    她以前确实是不屑这些的。老作江湖大佬的样子,以为自己有经天纬地的才貌。可就是没心眼。像男孩子般的姐们意气。你生气她也不知道。总是打的不带钱包,要么打电话让朋友千里迢迢给她送的费,要么为好心的哥给她免单而骄傲。

    现在,她心细多了。一回我们逛街在JACK&JONES看到件款式不错的男式西服,白色,麻料的,犹豫了半天,还是没买。有次回家,看到一件白西服叠得好好的放在天蓝色的沙发上。挺老套的情节。但满怀感激。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