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文轶的博客

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囚徒

 
 
 

日志

 
 
关于我

朱文轶。1978年11月生。现任千橡集团猫扑网助理总编辑。曾任知名媒体《三联生活周刊》主笔、资深主笔。 已经出版作品:《进城1949》(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断裂的乡土》(读书生活新知三联书店)等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那一路尘土飞扬  

2007-04-13 23:3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久没有这样折腾了。连续两次采访对象的临时变卦,让我颓废之极,立刻给李大人挂电话,“没戏了。”也不是真没戏。曾经坎坷的采访有的是,只不过那些经历无一能让你变得更经得起折磨。走头无路时,内心还是仿佛那个第一次出差、坐在开往山西运城的酣声震天的火车卧铺车厢里、焦虑地把接下来三天想象中的采访安排工工整整记在本子上、构画着“凶险未知”的旅程一夜难以入睡的22岁少年。脆弱极了。

    老婆在南京“落难”。前几天,她还在乐不可吱沾沾自喜地在夜色春风里给我发短信“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看来好的心态,也不能搀救被人拒绝的命运。两个同病相怜的人。

    一晃6年。6年的职业化经历足以模糊掉身上的职业痕迹。倒是这些被拒绝的懊恼会屡屡唤醒骨子里的新鲜劲。人得时常和自己较较劲儿,才能籍此回到那个22岁少年的模样。那个梦想,没有消失。它仍是我获得荣耀和尊敬惟一可能的途径。现在好像能把一份工作坚持这么久的年轻人也不多了。大家习惯于跳来跳去,在不安定中谋求新的希望和机会的赐福,不安定反而成了给人们带来安全感的护身符。

    我结束了在江西氨厂的采访后搭一辆破旧的215路车回城,一块钱投币,就能从头坐到尾。这座有50年历史的老厂,和南昌钢厂都处在这个城市偏隅。车摇晃地从这个巨大工业遗产的肚皮中开出,路过简陋的早餐摊,狭窄的池塘被初春的日头晒得干干的。车在碎石和灰尘的路上飞快地轧过。我靠着敞开的车窗。枯燥熟见的街景看起来并不美妙,却似乎是十年前那一幕幕地重现。

    一路尘土飞扬。和记忆里的武汉那样相像。1998年那个夏天的60天里,我从武昌坐同样破旧的公汽到汉口,天天要走一遍。从那个城市的东南到西北,加上返程,那段漫长的路足以丈量一天里的云卷云舒。马路长,红灯少,招手就停,人没站稳车又飞奔开来。在那样的车上,上车就能睡着,一路上可以睡好几个回合。我习惯坐靠后靠窗的位置。椅子是硬塑料的,像食堂的廉价餐椅,屁股被颠得火热。窗户大开着,风呼呼地往里灌。1998年那些颠簸的路被编织得像一首叫“随风而逝”的歌的明晃晃的梦。

    我在北京每天依旧从城市的东南往西北走,和9年前近乎一致的方向。却是全不同的路。

    我有时会想记忆的确不是具象思维而是抽象思维。我们记忆一个人不是依据容貌而是依据和这个人相处时的味道和感觉。无论和一个人有多么熟悉,你闭上眼睛,她的轮廓仍然模糊不清;可你闭上眼睛,想起青春的过往,却总能清楚记得那一路尘土飞扬。

    (晚上跟一公安局长饭局。事情似乎又有转机。)
  评论这张
 
阅读(76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