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文轶的博客

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囚徒

 
 
 

日志

 
 
关于我

朱文轶。1978年11月生。现任千橡集团猫扑网助理总编辑。曾任知名媒体《三联生活周刊》主笔、资深主笔。 已经出版作品:《进城1949》(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断裂的乡土》(读书生活新知三联书店)等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又一个馒头  

2007-04-08 11:1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许多舆论事件无非是绑匪和被挟持者的合谋,这是一个寡头政治和暴民政治共生的时代。

    三月到四月,这个国家被渲染最多最瞩目的市井事件,无疑是山城重庆那个公然与利益团体叫板的女人和那座充满了图象意义、孤树一帜的老房子。社会情绪真是一件好的武器。对大片的仇视去年替一个实在算不上有想象力的青年人胡戈赢得了和大腕陈凯歌叫板的机会,也替这个广州小伙子赢得了一生不见得再能垂临几次的商业机会;同样的情绪去年再次扶助了一部中规中矩的小成本影片《疯狂的石头》的成功,之前不见经传的年青导演藉此得以名噪一时。

    我一点不怀疑这是个奇迹倍生的时代,哪怕是看似最卑微的身份也有可能有一天摘下王冠上的果实。小DJ可以嘲弄大导演,一介村妇有天战胜了开发商。这个社会仍然坐在最多的贫者和最少的富者之间的跷跷板上,它仿佛随时可能被引向个体反对整体的霍布斯的战争。我们习惯了期待“罗宾汉”式故事,它总能大快人心,却不管它究竟是制度的胜利还是投机主义的假象。

    多年来意识形态束缚给平常的物质生活造成的稀缺和紧张、普遍的通货膨胀让社会其他层面的价值观变得廉价,所有能带来片刻欢愉、短暂渲泻的东西都被看作是富有创造力的杰作,遭到毫无立场地追捧和过度诠释。一个仍旧需要“挟‘天子’以令天下”的寡头政治时代却产生了“挟大众即可令天下”的错觉,结果那些绑票者完成了公众演出收取了门票,那些被挟持者们却在“令天下”的伟大幻象和幸福感里成了暴民政治的主体和帮凶。

    “钉子户”,只不过是又一个馒头。当吴苹穿着和新婚礼服一样喜庆的红色衣服,涂着浓艳的口红,闪现在闪光灯和摄像机前的时候,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有着马基雅维里式技巧的重庆女人用最市井的方式,在挑起一场的战争。她知道插上国旗,为她的行动赋予意识形态正确的保护;她也深知自己行为的表演性,把越多的人越多的注意力拽入这场风波,自己就安全,家族的利益就越能被保障。

    在社会情绪的怂勇下,馒头挑衅了一个傲慢导演的尊严,但馒头的作者并非一个能取而代之的创造者;“钉子户”和不可一世的开发商之间的较量,不过是在公众的围观下又一次贡献了官民交涉的中国式经验和智慧,和情绪鼓荡中高喊的法理精神没有半点关系。

    (少写一点,不让这地荒了)
  评论这张
 
阅读(74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