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文轶的博客

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囚徒

 
 
 

日志

 
 
关于我

朱文轶。1978年11月生。现任千橡集团猫扑网助理总编辑。曾任知名媒体《三联生活周刊》主笔、资深主笔。 已经出版作品:《进城1949》(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断裂的乡土》(读书生活新知三联书店)等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吃苦  

2006-08-05 12:3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养我吧”,我对她说。她说,“好啊”。好像《喜剧之王》里的台词,不过男女主角倒过个来了。我们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我挣钱的劲头比她大。可我累的时候就希望这样狠狠地喊一声,她就响亮地接一句。那时候觉得她就是我老婆,就像我刚看到她的第一眼那样。

    说好要求婚的。我想到唐古拉山口那个浪漫起伏的地方给她一个电话,电信服务却跟不上;我想找个荒野木屋按照古老的西部片、公路片里进行的婚礼仪式那样,却在北京怎么也找不到一个无人打扰的小教堂。

    后来,她也去青藏了。她从北京到成都,再转机飞青海,就是沿着我刚刚走过的道路,进入西部那片轮廓深刻的荒凉里。她一个人在格尔木孤独翩情的大盐湖边上,告诉我“一望无际,好壮观”。我在想,盐湖蓝色的边缘上,她看到的天空一定是一片温暖的绯红色。她进了西藏,说,她在松赞干布的王宫下看到一匹小马驹温顺地耷拉着头,一下子想到我了。

    我感叹了一句我们都挺苦的,老是这样跑来跑去。我又说,不过吃苦也会带来惊喜。因为少有人会像我们这样经常一前一后去捕捉对方曾经的道路。有些是略带奇异的路。

    上一个或者再上一个暴雨天,我们俩兴致甚浓地大晚上开车出去“兜雨”。雨点在闪回的雨刷和车内的音乐间敏捷地跳跃。我看了眼车行驶的里程数:“26111”。我说,还记得吗,两年前,我们端着星巴克的咖啡坐在车里的时候这个数字还是“11111”。

    这是我们一起走过的路。有时候我会觉得我对现实总表现出焦躁和不安,我正在对文字失去敏感。我懒于去记录生活的笔笔琐碎了。艰难而平铺直叙的生活往往把自身简化为单调的数字。可有朝一日,我们高高跃起,再度回顾欣赏我们留下的足迹时。一切都是那么优美和华丽。

   (身边的一位同事加朋友加领导,在7月27日这天成为父亲了,祝贺他在2006年的夏天有了生命中另一项更伟大的事业)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